亚博777老虎机手机版信息网

首页?>?最新信息 / 正文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网络整理 2019-06-26 最新信息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“忆昔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

稻米流脂粟米白、公私仓廪俱丰实。”——杜甫《忆昔·忆昔开元全盛日》。

自贞观到开元年间,唐朝的人口、土地和粮食产量都大大超过了前朝。人民安居乐业,丰衣足食。加之科举以诗取士,写诗可以成为谋取仕途的一条捷径,因此唐朝的文人几乎都是诗人。唐朝成为一个盛产出诗人的时代,也是历史上诗人最多的时期,据《全唐诗》统计,有名有姓的诗人共计2873人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恰逢正当时,寺院出身的陆羽始作《茶经》,文人们开始将饮茶当做一件雅事,于是大唐盛世吃饱喝足的文人墨客们,闲暇之时相聚在一起品茶赋诗蔚然成风,在这种浪漫主义诗情的引导下,形成了独特的茶诗文化。

茶诗文化不仅仅倾注了诗人们的感情和抱负,还有对生活的美好愿望。从诗人们对茶的不同解读中,看到唐朝社会的众生百态;从一首首美妙的诗句中,可以看到一幅幅大唐原始生态图。我们将其浓缩在一起展示出来:

白居易一日吃过午饭,美美睡了一觉,起来喝了两碗茶,觉得人生一世正应如此自在逍遥,才不会辜负美好时光,于是写下一首《食后》:

食罢一觉睡,起来两瓯茶。

举头看日影,已复西南斜。

乐人惜日促,忧人念年赊。

无忧无乐者,长短任生涯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郑谷听过之后说道,虽然你名气比我大,但是我觉得酒后饮茶最佳,可以清肠胃、助消化、醒酒解渴,好处多多,不信且听我这首《峡中尝茶》:

蔟蔟新英摘露光,小江园里火煎尝。

吴僧漫说鸦山好,蜀叟休夸鸟觜香。

合座半瓯轻泛绿,开缄数片浅含黄。

鹿门病客不归去,酒渴更知春味长

李郢接着说道,我不是一个喜欢争论的人,但是喝茶我觉得还是清晨起来饮一碗对身体最好,整个人精神振奋一整天,正所谓:清晨一碗茶,饿死卖药家。我这里有首《酬友人春暮寄枳花茶》你们看看:

昨日东风吹枳花,酒醒春晚一瓯茶。

如云正护幽人堑,似雪才分野老家。

金饼拍成和雨露,玉尘煎出照烟霞。

相如病渴今全校,不羡生台白颈鸦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张籍急忙点头道,我赞同李郢,因为自己仕途不顺,心情压抑,导致身体不好,经常吃药,对此深有体会,在《夏日闲居》的时候偶得一诗:

多病逢迎少,闲居又一年。

药看辰日合,茶过卯时煎。

草长晴来地,虫飞晚后天。

此时幽梦远,不觉到山边。

曹邺听到,连忙说不对,不对,喝茶还是应在夜晚月下,月光皎洁,茶饼如月,有高僧大德相对而饮,谈茶论道,才最为应景,我也献上一首《故人寄茶》:

剑外九华英,缄题下玉京。

开时微月上,碾处乱泉声。

半夜招僧至,孤吟对月烹。

碧沉霞脚碎,香泛乳花轻。

六腑睡神去,数朝诗思清。

月余不敢费,留伴肘书行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元稹听完连连摇头,你们都错了,《论语·阳货》曰:“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”四者无高下之分,无论春夏秋冬、严寒酷暑、清晨午后、落日黄昏、相逢离别,喝茶一事在任何时候都是最美好的,接着一首《一七令.茶》宝塔诗横空出世:

茶。

香叶,嫩芽。

慕诗客,爱僧家。

碾雕白玉,罗织红纱。

铫煎黄蕊色,碗转曲尘花。

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独对朝霞。

洗尽古今人不倦,将知醉后岂堪夸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白居易叹口气,不搭理你们还嘚瑟上了,喝茶最重意境,以琴音相伴,礼乐相合,心境如一,才是茶道真谛,这首《琴茶》你们拿走不谢:

兀兀寄形群动内,陶陶任性一生间。

自抛官后春多醉,不读书来老更闲。

琴里知闻唯渌水,茶中故旧是蒙山。

穷通行止长相伴,谁道吾今无往还。

贾岛拱拱手,带着歉意说道,在下不敢苟同,吾认为饮茶之时雨声、蛙声、烟雨、云霞皆是仙音,我有一首《郊居即事》可以说明一二:

住此园林久,其如未是家。

叶书传野意,檐溜煮胡茶。

雨后逢行鹭,更深听远蛙。

自然还往里,多是爱烟霞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郑愚接着说道,其实写一首好诗不容易,喝一碗好茶也很难。难在心情,在境遇,在有无知己。我有《茶诗》一首献给诸君:

嫩芽香且灵,吾谓草中英。

夜臼和烟捣,寒炉对雪烹。

惟忧碧粉散,尝见绿花生。

最是堪珍重,能令睡思清。

袁高满脸不高兴地说道,你们只谈风花雪月,为什么不关心一下茶农们的辛苦劳作,不关心一下百姓的生活,看我这首《茶山诗》道尽茶农疾苦:

悲嗟遍空山,草木为不春。

阴岭芽未吐,使者牒已频。

从茶诗中看大唐众生百态

大家想了想,认为的确是好诗,只是虽然我们都生活在唐朝,但你袁高貌似生活在安史之乱后,没赶上好时代呀,袁高听完掩面而去。

最后,陆羽站起来说道,大唐既是茶的国度,也是诗的盛世。诸位将茶与诗结合在一起,形成了流传千古的茶诗文化,以茶入诗、以茶会友、以茶喻情、以茶怀志,光照后人。我以一首《六羡歌》作为结尾:

不羡黄金罍,不羡白玉杯。

不羡朝入省,不羡暮入台。

千羡万羡西江水,曾向金陵城下来。

众人听闻皆为赞叹,千古风流,尽在大唐盛世!

撰文: 李海军

编辑: 任小七

本文作者:七碗茶歌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6366054005735949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唐朝 ? 白居易 ? 茶经 ? 我在宫里做厨师 ? 阳虎 ? 张籍 ? 杜甫 ? 花茶 ? 元稹 ? 全唐诗 ? 郑谷 ? 陆羽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